抗战老兵揭日军烧杀罪行:连70岁哑巴都不放过

013th 2月 2020im体育官方网站

今年90岁的老兵曹书学,亲历了日军进村烧杀抢掠的罪行。在残酷的集中屠杀中,日本鬼子甚至连村里70岁的哑巴都不放过。

抗日杀敌,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,当年20岁的曹书学就这样走进部队。谈起打仗,这位老军人说,交火前或许心里打鼓,枪一响,就是你死我活的事儿。

京华时报记者黄海蕾

鬼子进村杀两亲人

京华时报:日军进入村庄时是怎样的情景?

曹书学:我们是门头沟清水镇田寺村,1943年前后,日本鬼子进入清水镇的时候,要在田寺村周边建很多炮楼,供他们驻守用。建炮楼需要木头还需要大量人力,所以第一次进村他们就抓了一批民夫,砍木头建炮楼。他们还把村里几乎所有的牲口都掳走了。

京华时报:之后又来过吗?

曹书学:他们经常来,来了就抢吃的、烧房子、杀人,跟电影里说的是一样的。我们家有两处四合院,整个家族有21口人,我们自给自足,我还上过六年学,如果没有日本鬼子来我们过得很好。但是他们烧了我们所有房子,烧的时候我就在山上看着,家没有了,后来两个亲人也被杀了(眼睛湿润)。

京华时报:整个村子都被残害了吗?

曹书学:每次他们来,村民们都赶紧往山上逃,年轻的跑得快,年老的都逃不了。我和我堂哥在往山上跑的时候,日本鬼子就在后面追。他们打了两枪,一颗子弹从我眼前飞过的,在鼻梁子前面,差点打中我。另一颗子弹打中了堂哥的脖子,当场就死了。

京华时报:逃不了的村民怎么办?

曹书学:逃不了的就集中一起枪杀,有一回一共是7个人,他们连70岁的哑巴都杀了。后来我们没有家了,就一直住在山上,没吃的没喝的,一连40多天都用野菜充饥,吃得浑身都浮肿了。我叔叔有一次上树摘树叶吃,日本鬼子用枪打在他的肚子上,内脏都出来了,很惨。

双方弹尽就拼刺刀

京华时报:在跟日军的交火中,您难忘的是哪次?

曹书学:王家河滩肉搏战,可以说当时门头沟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。1945年,斋堂川的日军被困了100多天,最终撑不住想逃跑。我当时在冀热察挺进军七团三连六班,三连负责阻击战。100多名日本鬼子在前面遭到阻击,不得不往回返,结果就碰上了我们,双方就拼起了刺刀。

京华时报:那天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?

曹书学:那天早上9点多,就听见炮楼打了3枪,之后开始冒烟。日军从炮楼跑出来到了王家河滩附近,双方交上了火,手榴弹、枪打得很猛,天空烟雾弥漫什么也看不见,后来双方弹尽开始拼刺刀。有个新兵叫段金德(音),才十几岁,就学会了左右刺(拿起拐杖学端刺刀状),刺死了几个日本兵。还有个排长叫王朝军(音),一个日本鬼子的腿断了,但是还想夺他的掷弹筒,王朝军使劲咬他的腿,然后副排长看见了赶紧夺过掷弹筒把日本鬼子砸死了。还有个中国士兵跟日本人扭打的时候,拉响手榴弹跟对方同归于尽了。

烟熏炮楼劝降伪军

京华时报:什么时候参的军?曹书学:家里没吃没喝的时候应该是在1944年,而且他们杀了我两个亲人,那时候心里全是仇恨,所以在参军之前我就参加了村里的民兵,跟日本人以及伪军斗,正式入伍是1944年5月。

京华时报:参加民兵的时候主要做什么?

曹书学:我们埋地雷,炸得伪军出不了炮楼,也没法进村抢东西。我上过学,还帮八路军打过劝降草稿。有一次,我和两个八路军向炮楼里的伪军喊话:“伪军兄弟们听着,我们是八路军,日本鬼子快完蛋了,你们不要再抢老百姓的东西了,不要打骂老百姓。你们带着枪过来吧,我们欢迎你们,咱们的枪口一致对外打日本人。”他们听了就回应说不再抢老百姓,还说以后会投向我们。喊话后,大家一起朝天鸣枪。再后来他们真的就不抢了,没有日本人跟着,他们也不出炮楼。

京华时报:后来伪军有投降的吗?

曹书学:有,我记着有个门头沟西达磨的大个子叫乔文贵的伪军投了八路军,当时我已经入伍,他跟我一个连,在机枪班当抢手,后来他在战争中牺牲了,留下老妈妈一个人很可怜。在1945年前后,我们劝降了不少伪军。一般我们只围不打,断水断粮,在尉县的一次劝降中,一个日本军人带着一个中队伪军,炮楼没有水喝只有冰,日本人却只顾自己,扛了3天,伪军就扑上去把日本人控制,之后就投降了。还有一次在房山南窖,我们用机枪和炮弹掩护,将谷草放在炮楼周边点火,伪军受不了烟熏全部出来投降了。

希望死了有口棺材

京华时报:每次面对敌人心里是怎样想的?

曹书学:在没有交上火的时候,心里或许还有点打鼓,枪一响,就是你死我活的事儿。听着炮火隆隆声,就一个想法,向前冲。

京华时报:抗战的年头里经常想念家人吗?

曹书学:在部队我时常写信给家里报平安,但是很多时候他们根本收不到,收不到的时候就担心我可能已经死了。1948年,我复原回家的时候是三等甲残废,腰部腿部受伤,被炮弹炸的,当时拿出来30多个炮弹碎片,现在身体里还有。腿上的动脉都炸断了,血喷出一尺多高,差点就死了。当时教导员来看我,问我有啥愿望,我就说如果我死了,给我留一口棺材,把我送回老家。如果我没死,等打了胜仗,能不能给我一顶蚊帐,也免得苍蝇在我伤口上下蛆(笑)。好在战争很快就胜了,我也顺利地拿到了蚊帐(笑)。后来我还是挺过来了,我是拄着拐杖回的老家,家里人很高兴我能活着。战争带来的苦太多了,现在的生活来得不易。

他们经常来,来了就抢吃的、烧房子、杀人,跟电影里说的是一样的。

后来我们没有家了,就一直住在山上,没吃的没喝的,一连40多天都用野菜充饥,吃得浑身都浮肿了。

在没有交上火的时候,心里或许还有点打鼓,枪一响,就是你死我活的事儿。

■主题活动

艺术团演出慰问老革命

门头沟斋堂镇是曾经的冀热察抗日挺进军司令部所在地,也是抗日根据地老区,不少当地村民曾参加抗日。日前,门头沟区举行系列活动纪念七七卢沟桥事变。区政府老干部局艺术团还特地准备演出,慰问光荣院的老革命以及家属。

据了解,参加抗日战争健在的老兵已屈指可数,门头沟光荣院只有两位。目前,该院共居住26位老兵以及烈属。纪念抗日战争期间,光荣院将为老人播放抗日战争纪念影片并准备慰问演出。另外,作为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光荣院近期也将组织青少年参观光荣院陈列馆,并发放相关爱国主义教育书籍。

(原标题:“战争带来的苦太多了”)

No Comments 评论Feed

Add a Comment